《2019中国应急报告》在京发布
稿件来源: 中国安全生产网 发布日期: 2019-07-15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image.png

2019年7月13日,国际危机与应急管理学会在中国科学院学术会堂举办了《2019中国应急报告》发布会。来自全国各地200余名应急管理领域相关人员参与了此次发布会。

image.png

国际危机与应急管理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risis and Emergency Management)致力于为全球应急管理事业搭建交流和协作的平台。现任理事团成员包括韩国忠北国立大学李在恩教授、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陈安研究员、日本京都大学冈田宪夫教授、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Audrey Heffron-Casserleigh教授等。国际危机与应急管理学会受到全球应急管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截止至2018年,学会已举办十二届“危机与应急管理”国际学术会议。来自韩国、中国、日本、美国、奥地利、瑞典、捷克、葡萄牙、俄罗斯、泰国、印度、尼泊尔、尼加拉瓜、哥伦比亚、伊朗、伊拉克等多国学者在会议中就全球危机与应急管理问题广泛交流、深入探讨。学会办有学术刊物Journal of Safety and Crisis Management。

《中国应急报告》是全面分析和展示我国应急管理发展的年度报告,包括两大常规报告和若干年度热点报告。2016、2017、2018年度,除了《中国区域应急表现能力评价报告》《中国自然灾害风险评价报告》两大常规报告外,另有年度热点报告《我国七大流域应急能力报告》《我国国民安全感现状及对策报告》《我国食品安全现状与舆情报告》《省会城市垃圾围城现状与对策研究》《河南省区域应急管理状况与趋势报告》《政府典型危机事件应对分析报告》《中国省会城市涝灾与水域变化趋势分析报告》《我国中小学校园欺凌形势调研报告》等。

《2019中国应急报告》包括《中国区域应急表现能力评价报告》《中国自然灾害风险评价报告》《中国区域公共卫生安全评价报告》《某市信访人群特征及处置效果调研报告》《中国应急避难场所现状及对策研究报告》五个分报告。

《中国区域应急表现能力评价报告》根据科技智库研究的DIIS方法,遵循“收集数据(Data)—揭示信息(Information)—综合研判(Intelligence)—形成方案(Solution)”的研究思路,对中国2018年各省市区应急表现能力进行评价。首先,全面收集2018年度突发事件和相应应急管理情况,将各省市区5件最为突出的突发事件及政府应急管理行为整理成册。第二,深入分析突发事件特点和应急管理现状,在整体认知的基础,针对应急管理的准备、响应、援救、恢复4个阶段分别设置评价指标,每项指标分值范围为1-5分,应急表现能力高为高分值,应急表现能力低为低分值,制成应急表现能力专家调查问卷。第三,组织应急管理研究专家进行研判、评分,将得分情况进行数学运算及系统排序,得到对2018年各省市区应急表现能力的全面认识。最终提出政策建议,为各省市区应急管理能力的提高提供智力支持。评价结果显示,北京、上海、新疆、浙江应急表现能力优秀,为I级;广东、福建、吉林、海南、江西等省市区应急表现能力良好,为II级;河南、云南、河北、山西、内蒙古、安徽、江苏、辽宁、天津、甘肃、四川、山东、陕西、湖北等省市区应急表现能力一般,处于第III级;重庆、贵州、青海、广西、湖南、西藏、黑龙江、宁夏等省市区应急表现能力一般,处于第Ⅳ级。2018年,北京应急职能完善,在面对突发事件时处置得当。新疆吸取了多年突发事件应对的经验,在自然灾害处置上表现突出。河北在面对化工行业爆炸事故时,预警机制不够完善,缺乏事前监督机制和事后总结,同类型的两次爆炸事故都未能引起监管部门注意,导致频繁出现化工行业生产安全事故。黑龙江省在多起火灾事件中,应急预防、监管与准备工作有所欠缺,未能及时排查出潜在的风险源,对于排查出的风险源没有及时处理,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中国自然灾害风险评价报告》参考各类风险报告中的评价方法,结合中国各区域的社会经济发展与自然灾害现实,构建出适用于中国实际情况的灾害风险指数评价指标体系,对中国自然灾害进行风险分析与评估,分别得出各区域自然灾害的危险性指数以及社会脆弱性指数,最后得出31个省市区的综合风险指数。根据评价结果,找出影响各个省市区排名顺序的主要指标,进而分析该省市区风险指数的客观影响因子,最后依据该地区实际情况提出改善现行风险状况的切实可行的意见或建议,为国家以及地方的防灾减灾救灾规划提供理论指导。区域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水平指向危险性指数和承载体脆弱性指数两个维度,二者共同决定一个地区的风险水平。根据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指数,全国区域风险水平可以分为5级。第I级地区包括云南、湖南、四川、陕西、湖北、贵州等6个地区,是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水平最高的省市区。第II级地区包括福建、河北、新疆、广西、甘肃、广东、安徽等7个省市区,风险水平较高。第III级地区包括江西、内蒙古、重庆、吉林、山西、河南6个地区,这些地区的自然灾害风险指数处于中等水平。第IV级地区包括浙江、黑龙江、西藏、江苏、山东、辽宁、青海等7个地区,自然灾害风险总体较低。第V级地区包括海南、宁夏、北京、天津、上海等5个省市区,是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最低的地区。从地区水平而言,2018年我国总体自然灾害风险水平处于中等或偏低的状态,约2/3的省市区风险水平中等或更高。从人口层面而言,我国大多数人口所生存和生活的环境风险较高,风险较低的地区是北京、天津、上海等地。

《中国区域公共卫生安全评价报告》根据我国公共卫生安全现状,构建区域公共卫生安全评价指标体系,设置两级评价指标。其中,一级评价指标4项,二级评价指标12项。一级评价指标包括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疫情风险、药品安全、舆情导向。基础设施下设人均医疗卫生机构数、人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数、人均专业公共卫生机构数、人均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人均卫生人员数、人均卫生机构床位数6个二级指标。疫情风险包括传染病发病率和死亡率2个二级指标。药品安全包括生产不合格药品被抽检频次和使用不合格药品被抽检频次2个二级指标。舆情热度包括公共卫生事件相关信息发布、提及、正面提及3个二级指标。各指数数值越高,代表基础设施建设情况越好、疫情风险越低、药品安全越高、舆情导向越好。最终指数越高,表示区域公共安全情况越好。评价结果显示,北京和西藏的公共卫生安全情况较为突出。北京在基础设施、疫情风险、药品安全、舆情导向等方面均较高数值,表明该地基础设施、疫情风险、药品安全、舆情导向等公共卫生安全情况均较好。西藏在基础设施、疫情风险、药品安全方面情况均较好,但舆论热度不高,且正面舆情占比不高。江苏、辽宁、青海、新疆、上海、内蒙古、河北、山东、山西、河南、广东、福建、陕西、贵州等省市区通常有一个指标数值处于中等地位。浙江、天津、黑龙江、重庆、吉林、甘肃、宁夏、海南、四川、湖北、云南、湖南、安徽、江西、广西等省市区通常有两个中等数值指标或一个极低数值指标。结合疫苗事件,我国应完善公共卫生安全监管法律条规,加强全过程常态化监管,强化公众监督,增加防假科技,开展效果监测。重塑政府信任和公众信心,谨防不良事件及连锁事件发生。

《某市信访人群特征及处置效果调研报告》面向某市信访群众发放调查问卷,分析信访人的自然条件、信访行为特征、信访办事效果。该报告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哪些人上访、以怎样的方式上访、上访的效果怎样。调研结果显示,信访人男性占比是女性的一倍,年龄均匀分布于30至70周岁,多数为务农和打零工人员。信访人的教育程度通常在大专及以下,尤其以初中及以下教育程度居多。信访人主要通过身边的人介绍了解信访途径,电视、网络、宣传栏也对信访人造成一定影响。信访人通常采用过1至2种方式上访,走访、电话访、写信访、短信访、网上信访等最为常见。信访人在上访前,通常曾通过村委、街道、主要职能部门反映意愿,也有一大部分信访人选择直接上访。信访人选择上访的原因包括上访能得到领导重视、上访花费少、上访程序简单便捷、上访解决问题快、问题能解决的更好、上访可以获得赔偿、不相信其他解决方式、不知道其他渠道、.其他访民推荐、其他访民的相同诉求通过上访得到解决等。信访人通常有认识的人上访,且信访人之间时有交流。多数信访人对于案件受理范围、案件办事程序、国家信访制度不太清楚或完全不清楚。一半左右的信访人对村干部的工作态度和公平公正情况不满,对于信访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则满意或比较满意。一半以上的信访人表示上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会采取到上级信访部门上访的行动,并且在三级终结后不会停止上访。参与调查的信访人普遍认为反复上访有帮助,通常上访1次或5次以上,上访时间可长达3年以上。我国信访工作人员态度和信访问题是否解决之间存在关联效应。如果信访工作人员态度较好,并且信访问题得到解决,信访人会停止信访并对政府部门表示满意,事态缓和,出现如“白兔”一样祥和局面。如果信访工作人员态度良好,但不能解决信访问题,会造成信访人反复上访,信访人会犹如“刺猬”四处多次走访。如果信访工作人员态度较差且不能解决问题,信访人会越级上访,局势犹遇“马蜂”般严峻。如果信访工作人员态度较差,但信访问题依旧得到了解决,会造成舆论冲突,形成“蚂蚁”一样看似温和实则危机四伏的情况。

《中国应急避难场所现状及对策研究报告》针对中国应急避难场所的现状、存在问题及应对对策展开研究。通过对三百余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应急避难场所个数、面积、等级等情况进行收集,形成中国应急避难场所数据库,为问题研究提供依据。在搜集数据过程中,对各个城市对应急避难场所的政策法规的权威性进行评价,评分标准包括无信息、有二手信息、有通知、有简单政策、有权威政策等五个等级。研究结果显示,位于我国东北、东南、西南部分地区的城市应急避难场所数量较多,分布密集,中部地区及西北偏北地区的城市应急避难场所数量最少。参照我国《地震应急避难场所场址及配套设施》和《城市社区应急避难场所建设标准》,根据城市人口与城市避难场所总面积关系计算公式,我国城市应急避难场所高于一般标准的城市包括锡林郭勒盟、伊春市、阿拉善盟、双鸭山市、银川市、四平市、佳木斯市、中卫市、七台河市等9个城市。锡林郭勒盟和阿拉善盟属于内蒙古自治区,伊春市、双鸭山市、佳木斯市和七台河市属于黑龙江省,银川市和中卫市属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四平市属于吉林省。这几个城市都位于我国北方地广人稀的地区,人均占地比例较高。这些地区应急避难场所是否按照标准完善了配套设施、在灾难发生时是否可以真正起到紧急避难的作用还需要进一步考证。当前我国应急避难场所的建设存在重建设、轻宣传,重体量、轻标准,差异大、布局不均,重指标、轻实效等问题。城市的防灾减灾工作需要采用现代化信息管理系统,提高防灾减灾工作的实用性、时效性、可操作性。城市安全观的理论需由传统的“硬性”防灾减灾工程向“软性”的意识形态建设层面转变,顺应灾害发生、发展、演化的机理规律,最终形成源头控制、合理规划、风险排查、科学预警、增强民防的“硬性+软性”全过程防灾体系。

《2019中国应急报告》提出了有关我国应急能力建设、综合风险管理、社会舆情监控等问题的诸多建议和策略。发布会后,与会专家、团体针对我国应急管理现状进行了广泛讨论,场面热烈。此次会议提高了全社会对我国应急管理事业的认知程度,为有效提高我国整体、区域、领域应急管理水平提供了借鉴。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徐慧洁